<dl id="mnljw"><s id="mnljw"><td id="mnljw"></td></s></dl>

      1. 快捷搜索:  

        馬斯克的推特成了最大的危機來源 特斯拉遲早要完?

        在外界看來,引發特斯拉一波又一波危機的,除了企業產品產能等自身運營問題之外,更多則是這位“心大”任性的舵手馬斯克自身。

        如果有一天特斯拉真的在一片唱衰聲中倒閉了,其中80%以上的原因可能是馬斯克又發推特了。

        8月7日,馬斯克以一條“擬私有化特斯拉”的史上最貴推文,將兩者都推倒了風口浪尖,引火燒身。果不其然,9月27日,美國SEC指控馬斯克涉嫌證券欺詐,要求其辭職去相關職務。

        巧的是,一向不服軟的馬斯克,居然在兩天后以卸任董事長且三年內不能再次當選(已任職15年)、特斯拉及其個人分別罰款2000萬美金等諸多代價,與SEC達成和解。雖然區區幾千萬美元的罰金對馬斯克來說既不“傷筋”也不“動骨”,但被迫辭去董事長一職,也算直接逼近權威中心了。要知道與其類似的UBER創始人卡蘭尼克,再經歷股東“逼宮”事件后,直接被“下課”了。馬斯克是特斯拉的靈魂人物,原本因訴訟市值下跌了14%左右,在和解消息公布后,居然又漲了回來。

        令人不解的是,著急言和不像是馬斯克的人設,更像是他為了Q3的產量承諾而不得已做出暫時性的退步和妥協,丟了董事長的職位按照他的性格定會“秋后算賬”。據國外汽車媒體Electrek消息稱,特斯拉在2018年第三季度實現了8萬輛的產量,而且其中Model 3大約為5.3萬輛,幾乎取得了其歷史最佳成績,尤其是9月底的最后幾天,簡直是產能井噴。

        美國時間10月4日,馬斯克發推特將矛頭直指SEC,稱其為“喂肥空頭的SEC”。按照此前達成地和解協議,馬斯克此后發推文是需要經過董事會審核,事實證明,董事會的確是個擺設。10月6日,消息稱馬斯克已聘用華盛頓知名律師戴恩·巴特斯文卡斯,幫他處理和SEC的官司問題。

        至于讓馬斯克長期“鬧心”的華爾街空頭,他過往的推文中對其可是一點也不客氣。據新浪美股報道,10月5號馬斯克在轉發一篇BI文章關于分析美國上市公司數量明顯減少的圖表時,評論到“做空不止是影響市場的行為,對經濟也有凈負面的影響,給GDP帶來負面影響。它還讓私營企業對上市望而卻步,讓養老基金和小投資者失去了增加投資收益的渠道。”也是在最近,空頭對于特斯拉依舊是不依不饒。報道稱,對沖基金綠光資本經理David Einhorn再次對特斯拉發起了抨擊,稱做空特斯拉是季度內第二大盈利來源,并且將特斯拉與10年前已倒閉的雷曼兄弟相提并論。

        馬斯克是一名戰士,推特是他手中的利劍,他拿起這把劍“斗天斗地”,和假想敵戰百十來回合不疲倦。除此之外,他的推文甚至是特斯拉股價經歷“過山車式”走勢的主要推手,一條干掉讓公司跌幾十億美金的市值也是常有的事。

        雖然令各方不滿,但這位持有特斯拉22%股份的特斯拉靈魂人物,對公司有著絕對的掌控力,誰都動不得,難道沒人鎮得住他么?自他卸任董事長職務的消息公布以來,市場上已經展開了對于特斯拉董事長繼任者的大討論。

        由于特斯拉董事會中的多個董事都是馬斯克的親信,SEC此前在達成和解協議時就要求新任董事長必須從獨立董事中挑選,據了解,目前任特斯拉獨立董事的只有三人,分別為僅為二十一世紀福克斯公司首席執行官默多克(美國傳媒大亨默多克之子)、Ebony Media首席執行官賴斯、Telstra 首席運營官 Robyn三人。另外,在和解協議中,SEC要求特斯拉在未來新增兩位獨立董事。目前市場傳言中呼聲最高的是,默多克可能是擔任特斯拉董事長的最佳人選。但事實證明,在過去一段時間中,擔任獨立董事的默多克并沒有實際上“有所作為”,對馬斯克的種種作為也是置若罔聞。

        種種現象表明,特斯拉危機看似是圍繞“馬斯克推文”展開,集中爆發在產品、產能爬坡、交付能力、股價、現金流、人員動蕩等等方面,但實際上真正的危機本源則是馬斯克的諸多不理性以及犯了“創始人崇拜”大忌。

        10月6日,美國科技投資者羅杰·麥克納米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創始人崇拜已經成為一個(共性)問題。毋庸置疑,偉大的創始人創建了偉大的公司;但是,一旦公司成熟,上市,它就有了其他的責任。這時,就需要有團隊來履行這些職責。”麥克納米認為特斯拉事件并非個例,而是整個硅谷科技產業在企業發展中面臨的一個共性問題。

        的確,即便是卸任了董事長職務的馬斯克,依然對特斯拉有著絕對控制權,他的一言一行基本深度綁定了外界對特斯拉這家公司的評判,而且最大的隱患在于他這種“創始人崇拜”聽不進建議,造成了極大的經營風險。盡管馬斯克不是特斯拉的創始人,但特斯拉身上卻深深烙上了馬斯克的印記。

        正好在國慶節前幾天,朋友圈有一篇關于對話著名投資人段永平的訪談類文章被轉發的很火,其中有一部分是關于他對特斯拉和馬斯克的看法以及評價。段永平提到,“Run a company,you must be rational。在我眼里,特斯拉是一家價值為零的公司,遲早要完。”

        唱衰特斯拉的言論和角度比比皆是,但段永平評價市值500億美金上下的特斯拉“價值為零”,而且判斷其“遲早要完”,是不是有點言重了?

        段永平給出理由是,馬斯克太不“rational”(理性),而且特斯拉的“culture 很糟糕”。

        至于說馬斯克不“rational”,他的種種行為已經表現得淋漓盡致,這種不理性更加像一種偏執,它助力馬斯克成就了特斯拉在汽車工業史上的地位以及創新精神,但同時也造就創始人、CEO成了公司的最大瓶頸。此外,關于特斯拉的企業文化,當然多半也是秉承了馬斯克一貫的管理作風。從目前特斯拉高管離職潮來看,站在其對立面的也居多。

        所謂強在哪兒也就弱在哪兒的道理,在特斯拉案例上表現得再明顯不過。

        在我看來,諸多影響特斯拉未來的不確定因素中,最大的不確定因素和風險來源則是這位擔任CEO兼首席產品架構師的馬斯克,以及他的推特言辭。

        馬斯克的推特成了最大的危機來源 特斯拉遲早要完?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
        <dl id="mnljw"><s id="mnljw"><td id="mnljw"></td></s></dl>

          1. <dl id="mnljw"><s id="mnljw"><td id="mnljw"></td></s></dl>